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庄寿红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铜琶铁板傲风霆

2016-08-12 09:16:55 来源:灿艺术中心作者:
A-A+

庄寿红

  1938年出生于江苏扬州。1959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6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

  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北京女美术家联谊会理事、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艺术交流院特聘研究员、中国画学会理事。

  作品入选百年中国画展、全国美术作品展、入编《中国现代美术全集》、《百年中国画集》、《中国当代美术家图录》。为天安门城楼中央创作写意花鸟《江山多娇》。为中国驻澳大利亚大使馆主楼门厅创作青绿山水《江山耸翠图》。作品被众多中外文化机构收藏。出版有《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庄寿红》、《中国美术家大系-庄寿红》等。

1982年浓春75cmx67cm

  唐代司空图在著名的诗论《诗品》中谈到二十四种诗歌美学风格,谓之二十四品。其中专有一品“形容”。我一直认为,司空图特意拈出的“形容”一品,似乎同中国传统山水画和花鸟画的精神气质若合符契……

  司空图原话共十二句,三层意思。“绝伫灵素,少回清真,如觅水影,如写阳春。”这头四句是说诗句描写要既净又静,这样才能在观照中如深谷中的潭水那样映现出山谷中灿烂的阳春美景。古人把这样的主体观照称为“寂照”。

  接下来司空图列举了四类最难“形容”的大自然现象:“风云变态,花草精神,海之波澜,山之嶙峋。”风云难写是变态,瞬息万变;花草难写是精神,生机万种。

  最后四句“俱似大道,妙契同尘,离形得似,庶几斯人”。大自然景色如此难以形容,但只要掌握了造化的规律,“离形得似”你就是那个能够“形容”天下万象的诗人了。

——王鲁湘

2002年淡黄美人蕉95cmx90cm

  “形容”是艺术创作中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第一它要有“寂照”的主体能力,这是一种“心斋”功夫,艺术家要能澄澈心境,方能空潭泻影。

  第二,大自然中有许多千变万化极难“形容”的事物挑战艺术家的语言表达能力,比如“花草精神”。写花草的诗人很多,画花草的画家更多,但司空图提醒人们,这是最难“形容”的,古往今来,沾花惹草的诗与画很多,但写画出“花鸟精神”的有几人?如果简单地“以形写形”“以貌取貌”,就完不成“形容”的美学任务,所以司空图以哲人的口吻告诉文艺家们,要“离形得似”,才可能成为一个“形容”高手。庄寿红大概就是司空图所期盼的能“形容”“花草精神”的“斯人”之一吧?庄寿红的花鸟画,虽不敢说已得“花草精神”之三昧,但在几十年的笔墨形容中,却也一步步搜妙创真,渐入佳境。

  当年刘海粟先生看了她的画后,赞之为“女儿笔涌壮夫诗”。这在中国众多的女画家中,是一个罕例。

——王鲁湘

2005年梅兰竹菊四条屏约68cmx40cmx4

  中国的大写意花鸟画是人类艺苑中的一朵奇葩。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种绘画样式能达到中国写意花鸟画仅用寥寥数笔便能写貌传神、且将画家气质性格及作画当下的情志状态表现无余的效果。

  中国花鸟画的美学观服从于中国的生命哲学。确立于先秦的中国诸家哲学,无不以生动不居的宇宙大化为自己的思考对象:“天地有大德曰生”“生生之谓易”“天地有好生之德”“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民,吾同胞;物,吾与也”。

  中国古代哲学并没有建构起一个主客对立二元的世界观,我们经由日本人的翻译而接受的“自然”一词,并由这个词所指的对象,在中国古人的概念范畴中是不存在的。

  一个大体与“自然”相近的概念是“造化”,明代哲学家叶水心解释为“其始为造,其卒为化”,是一个有始有终、有变化的生命过程。

——王鲁湘

2012年香雪三千里68cmx136cm

  写意花鸟画的创作过程和这一过程迹化于纸上的效果对作品的美学价值相关甚大。

  一枝长锋的软笔,蘸满浓浓淡淡的墨与色,在渗化性能超强的纸质上,由一只经过数年乃至数十年训练的巧手操纵,魔幻似的以不同的速度和力度以及角度,点、剁、勾、勒、拖、曳、旋、转、扫、拂,瞬间出现不同形态的点线与块面,它们或避或让,或冲或撞,或呼或应,或叠或压,或缠或扭,像一个个或高亢或低沉的音符交织成有组织的旋律,让观众不仅从视觉上感受到一个空间的存在,而且还分明体验到一个造化的时间过程……

  我们再来看庄寿红的写意花鸟画。阔笔纵横,墨渖淋漓,点拂如斧斫木,如刀刮铁;多用秃笔,出以方拙之点线;浓墨大水,泼成润泽之丹青。在她的笔下,苍老的树枝和婀娜的叶蔓,或以疾速的飞白,或以沉着的转折,留下了过程的痕迹,亦显露出运笔的心境。

——王鲁湘

1993年晨曦68cmx68cm(江苏省美术馆收藏)

  同中国其他画种相比,写意花鸟画又是同书法联系最为直接的。因此,它也就较早进入文人画的范畴,并成为兼擅书法的文人喜爱的绘画样式。

  我们看苏东坡、文与可、徐青藤、陈白阳、金冬心、郑板桥、石涛、八大山人以及近代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李苦禅的写意花鸟画,莫不感染于其笔墨气韵而“想见其人傲风霆阅古今之气”,“可谓得其情而尽其性矣!”这种读画经验的获得,很大程度取决于画中的书写性笔墨所传达的人格化信息。

  庄寿红虽为女流,但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那颗女儿心中,洋溢澎湃着不让须眉的壮夫豪气。她一生最崇敬李苦禅。李苦禅那种“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的豪放风格,倾荡磊落的人品,淋漓酣畅的笔墨,与气势开张的构图,合成一股强大的艺术魅力,让庄寿红终身追求,愈老弥坚。

  但凡看过庄寿红作品的人都有一种强烈印象,她的画有“壮夫气”。同样是鸟语花香,她的鸟无依人小态,她的花豪气迸发,她的草野性十足,她的树苍劲千秋,她的石头棱角分明。无论大画小画,她都要言不烦,主题突出,总有几根硬朗苍劲的粗线支撑起画面的骨架,使画面具有足够的张力。仔细观察她的线条,由于善用顿挫,显得金石味很足,物象的轮廓因而特别奇倔,显出一幅荒郊野岭笑傲风霆的铮铮铁骨姿态。

——王鲁湘

  然而,如果真的认为大写意花鸟画就是随意挥洒,“辄自奔放”,“而不自取重”,“不谨于良法”,那就错了。在这表现最高度的生命、旋动、力量和热情的艺术中,同时又蕴含着最高度的韵律、节奏、秩序和理性。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中国大写意花鸟画既是诗又是哲学。庄寿红的画热烈奔放,颇有落拓不羁的名士风度,这很容易掩盖她的画中内在蕴含的秩序之美。其实画家的真本领是对纷纭万象的丰富繁杂能董理出内在的秩序,去芜存菁,去杂提纯,然后把这种提纯的秩序以线条或色彩的排比组合呈现出来,让观者惊叹。

——王鲁湘

2008年妍丽版纳245cmx125cm

  应该说,庄寿红的思考和实践把握到了东西方文化和艺术对话百年后所应有的高度和深度,这就是我们今天说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毫无疑问,庄寿红对写意花鸟画的探索意趣是多方面的。其中既有时代共同的东西又有纯属于她个人的东西。把山水画同花鸟画结合起来,就是现代花鸟画家们共同努力的方向之一。

  而潘天寿、郭味蕖等现代画家,则是自觉地在开拓一条将山水画同花鸟画相结合的路子。

  在1999年为纪念郭味蕖先生诞辰90周年而写的一篇文章中,庄寿红说:“花鸟与山水相结合的主张,其意义已远远超出了一般性的方法与技巧的范畴,不难看出它的真正价值在于为新时代的花鸟画成功地指引了一个变革的方向。可以说,这是牵涉到花鸟画如何拓展自己的精神空间、充实时代内涵的问题,认识到它的深远意义,将会有助于我们推动当代花鸟画的发展。”

  庄寿红于20世纪90年代为天安门城楼中央创作的一幅以杜鹃花为主体的大型作品《江山多娇》,看得出她是想把山水、花鸟揉到一起,使花鸟画形成一个更加宏伟的境界。

  庄寿红2008年创作的《妍丽版纳》和2013年完成的《天堂版纳》,正是她在“花鸟与山水相结合”的探索中这种新心态与新视野的生动写照,也是她对“花鸟与山水相结合”文化内涵的广义性作出的有拓展意义的诠释。可以说,这是一个有学术价值的艺术课题。

——王鲁湘

1991年觅47cmx44cm

1992年北海68cmx68cm(中国美术馆收藏)

  在庄寿红创作实践的众多探索中,我过去认为、今天仍然认为最具传统底蕴、因而极有发展前景的当属《北海》这类作品。毫无疑问,此画融入了西画的明暗,还有逆光,甚至透露出塞尚的造型意趣,鱼的抽象变形以及采用留空的表现手法,似乎同传统花鸟画法相去甚远。但这不正是古人高唱的“舍形而悦影”的恰当表现吗?

  《北海》是成功的,它受到了广泛的好评。当然,它也受到了质疑,它的现代意趣是如此强烈,以致于有人说它是“德国表现主义”而不是中国画。这对庄寿红来说,既是鼓舞,也形成了压力。她之所以受鼓舞,是因为它说明了中国人能够站在世界绘画艺术潮流的前列,因为中国绘画艺术观念是超前的、抽象的。她之所以感到压力是因为它同人们对花鸟画的审美习惯反差太大了。但她仍然清醒地认识到,按常规走路,是走不出新路的,因此她坚持这种非常规的探索,结果她踏出了一条新路。

——王鲁湘

  其实,审美习惯是有表里之分的,那些表面的东西将随时变化,而精神却是恒久的。庄寿红乃至几代中国花鸟画家的努力,就是对精神的坚守越来越自觉、越来越深刻。这幅题名《北海》的作品,取意于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击水三千,化而为鹏,鹏抟扶摇而上九万里,负苍天,绝云霓。这是庄寿红最向往的境界,也是她在大写意花鸟画解衣磅礴的挥洒中体验到的精神,它不是篱边花、檐下雀的精神,它是北海鲲鹏的击水三千抟风九万的精神。

——王鲁湘

1982年南宋词人辛弃疾136cmx136cm

  庄寿红20世纪60年代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受过严格训练,基本功扎实。她专攻花鸟,兼工人物,写意、工笔全能,创作上有探索精神,又用心于文学修养,其画作气息浑厚端正,风格豪放。社会上早有定评。

——张仃

  庄寿红是位有成就的花乌画家,她具有坚实的基本功和深厚的学养。她特别注重自身的全面修养,从人品与画品,继承与创造,生活与艺术等关键问题上深入研究,是一位创作和理论研究双轨同步并进的画家。

  视其画如见其人,作品中表达了高尚的情与态,充满着力度和真情,大气感人。

——郭怡宗

  “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庄寿红从青山脊梁发现辛稼轩铮铮铁骨、爱国热肠和自负,又从辛稼轩反观自己,诗情喷涌,灵感突来,一气呵成《南宋词人辛弃疾》。《北海》则是20世纪90年代脱颖而出的代表作,是纳传统和现代、东方和西方于一体的大胆独造。

  庄子曰:“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鹏展翅九万里,负苍天,绝云霓。”这是庄寿红代表作《北海》构思的灵感启示。祝愿庄寿红以鲲鹏精神,搏击长空,优游于水墨天地,共同追寻和把握当代中国的民族魂。

——孙美兰

  庄寿红的花鸟画颇具创造胆识,风格朴厚,思维自由,同时注重理论研究,更以花鸟画创作与山水画相联系,对“无序中的有序美,有序中的无序美”进行了独到的发挥,颇有意味,并引起美术界的关注。

——刘曦林

  庄寿红师从李苦禅、郭味蕖、李可染、叶浅予等名师,虽是女画家,但画风大气淋漓,其作品不拘一格,集奔放、细腻、典雅于一身。

——杨庚新

  在我所敬重的前辈画家中,对庄寿红老师,虽无缘聆其教诲,然其人品却一直为我所仰,尤其作为女性,她的豁达、豪迈和她的坦坦荡荡,令我觉不出任何的陌生感或留点鸿沟。

  庄老师作画重逸趣天机,行条理于粗布乱头之中。观其临阵,阔笔纵横,苍动沉雄,一扫女性执笔靡弱之弊,大开大合,精备处多留拘滞,决无率尔任性之笔。

——汪为新

  展览名称:千顷霞光——庄寿红书画展

  主办:中国画学会、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山水文园投资集团

  学术支持:中央文史馆书画院

  协办:人民美术出版社艺术沙龙、中国艺术品投资网、灿艺术中心

  时间:2015年1月10日-24日

  地址:朝阳区弘燕路山水文园东区保利拍卖展厅

  开幕酒会:2015年1月10日上午10:00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庄寿红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